Chris Arnade:吸毒者的面孔与他们的故事

2019-08-11 作者:ag平台官网摄影   |   浏览(167)
Vanessa,35 岁,曾有一个向她施虐的丈夫与三个孩子。而在她丧失心志并转向海洛英之后,孩子被带去她母亲那里。她自己则因毒品而沦为妓女,无家可归,每天在寒风之站着中就为了挣扎求存。当问到要她怎样描述自己时,其朋友Mary Alice就马上过来说:“她是世上最温柔的人,如果你有需要,她会把身上仅有的外套都除下来给你!”

这是美国摄影师Chris Arnade的作品集,名为“《Faces of Addiction》。这里每一个面孔,都是来自纽约一个叫做Hunts Point的地方。据摄影师说,这里每个人都是纽约里最贫困的人,以尊重的心去拍摄他们,聆听他们的梦想与重担,让所有人知道,虽然他们身处于这种景况,却与我们一样存在。

Beauty,21岁,被纽约的一个皮条客带来,说“可以疯狂赚钱”。而事实上,她已经遇过9个皮条客,其中一个打瘀了她的眼,另一个拳打她的嘴,现在这个其实挺好。她的母亲是吸毒者,但现在被囚禁了。怎样描述自己?“我是一个好人,不喜欢看到任何人伤心,希望让每个人都快乐。”

Michael,15岁时离家出走,因为当他被人性骚扰时,父母竟然指责他“如果不是同性恋,就不会发生这些事”。然后他就逃到这里,一住就20多年。他出席父亲的丧礼就只为了确认他是否死去。他在公路下的一个地方,清理垃圾、摆放鲜花,就是用来让吸毒者打针的“吸毒间”。他说这里尽是毒品和妓女,在这里的小伙子毫无希望。

Neecy,经过三个月的戒毒及康服后。

Neecy,离开了Hunts Point 三个月,成功戒毒,人们却以为她死了。她回来的时候,把小册子都带来,希望帮助朋友,而且脸上有极大的笑容:“我感觉非常好!”两个星期后,她身处Michael的吸毒间,身上的针孔清晰可见。她紧抱着摄影师,泣不成声:“想要一个故事吗?要一个重蹈覆辙的故事吗?关于一个女人如何得到一点现金,感到寂寞,然后还想念她的朋友……请不要批判我,因为我已经对自己感到非常羞耻。”

J Lo,40岁,成长于佛罗里达州一个中产家庭,但是父母染上海洛英毒瘾,最后患上爱滋病而死。30岁时来到这里,并在工厂里工作。幸苦工作之后的薪金是68美元,但跟人上床一次却得到125美元,于是就成为了妓女,还步父母后尘染上毒瘾。“我很善良,有时还很天真,但已经迷失而害怕。”“我已经是行尸走肉,我想结束一切,我已经没有任何梦想。”Charlie,41岁,在13 岁时就失去了母亲,而父亲是个人渣。她在10岁时已经逃到街上追求好的生活。但她做的是偷车、贩毒,而后来则成为了皮条客。但她不单照顾手下的妓女,还教导她们,也问她们“三年后想怎样?”如果是读书什么的,她从不阻止。在这条街上,她是一个女人,同时是一个女同性恋者,在男人的世界里比任何人更困难,曾被打、被斩、被刺、被投入监牢。

Jennifer,21 岁,亲生父母都是瘾君子,她从小孩时就记得毒品的气味。一直以来她都在寄养家庭中长大,但她的童贞是被继兄弟夺去,并一直被多次强奸,直至她逃走。现在她出卖肉体,只为换来毒品,主要是海洛英。“因为性侵犯,我并不喜欢做爱,但是如果完成得快,这实在是很容易赚的钱。因为我的成长环境,我的人生已经一团糟了。”

Sonia,46岁,是五个孩子的母亲。在22 岁那一年,作为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单亲妈妈,做着两份工作,不堪负荷,然后吸毒,然后成为妓女。原来她曾经成功戒毒,还长达八年的时间,有工作,感觉很好。四年前,她又再吸毒,每天所做都只为再吸多两口。这一切她都哭着跟摄影师说。

Clarence,以前的货车司机,住在这里已经40 年,但因为毒瘾,失去了工作、家庭和健康,但语气却一直温和。

Rosy,16岁,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在这街上工作了多久。

注射毒品中。在Michael 的“吸毒间”,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注射,而不会变的就是Michael,人们称他为“House mother”;另一不变的就是毒品的气味。

这里一个个沉重而真实的故事,正在每天于全球发生,或许就在你城巿的某个暗角,一些本来善良、平凡的人,正绝望地日复一日只求活下去。要忽视他们很容易,然而他们与我们一样,其实都是人类。而且摄影师也不只是“猎奇”,他还一直继续追踪多位吸毒者的发展,他是真正希望去关心这个社区。对这个计划感兴趣的话,可以进入以下连结继续浏览。

本文由ag平台官网-ag平台游戏发布于ag平台官网摄影,转载请注明出处:Chris Arnade:吸毒者的面孔与他们的故事

关键词: 他们的 吸毒者 面孔 CMD体育

ag平台官网摄影推荐